约稿请私信

独木桥

早年战火硝烟、荆棘玫瑰,百花缭乱的身后是落花狼藉,身前是所向披靡。张佳乐走过通往决赛的过道,花了好多年,从不同的赛场,三赛季进,九赛季出,从百花到霸图,在黑暗里向着光。他求而不得的岁月对于青春来说太过漫长,以至于风发的意气都已经燃烧殆尽,牛犊的心也所剩无几,朝日消失了,汲汲消失了,归路也消失了;换来绵延如海的浪潮,裹挟着溺水般沸腾的咆哮,蝇营狗苟、山呼海啸。

但这些都不重要。

他看着叶秋捧起奖杯,看王杰希登顶再登顶,哦,还有周泽楷,带着姗姗来迟的那个轮回,众望所归。荣耀似乎每次都向着他飞奔而来,最后却极地反转,又擦身而去,总之,即便等到猴年马月,鲜花和掌声也都不是他的。主角对面的反派、爱情剧里的备胎、雷打不动的……最佳男配,两年一度,绝不缺席,可以说,六载三亚的那个役,他退的是真的不亏。

只可气,同样是退役,微草的副队却竟然是功成身退,没心也没肺——若这个世界上真存在所谓的荣耀女神,那她大抵不是傻便是瞎吧,张佳乐如是想。可那又怎么样呢,这世上的事,从来就没什么道理可讲——治疗之神皮厚如墙、脸大如盆,夺他两冠还约他看海,美其名曰同进同出,多难得的缘分,大好河山、祖国风光,反正也闲得发慌,宅了这么久,不如一道出去旅个游?

张佳乐觉得他说得很对,心下十分感动,然后拒绝了他。

方士谦:搞什么啦这么不给面子!退都退了你难道不也正闲得发霉?

方士谦:喂怎么还不理人啊!告儿你张佳乐,你有本事打荣耀,你有本事上线呀,别设着隐身不吭声,我知道你在百花!

百花缭乱:不在,滚

百花缭乱:别打扰我飞升

张佳乐倒真没胡说,他确实不在百花,以后也不会在了。

说什么“不能杀死我的使我强大”,至少他觉得是笑话。

哈哈哈。又再爬起来继续挣扎。

重回到那个赛场上的时候张佳乐想,退个屁,再也不退了,手废了用脚打,老子要战斗到40岁……杀不死的,哪这么容易被杀死,毕竟再没有什么比遗憾更可怕了,它阴魂不散。

你逃不开你自己,也唯有我,与我为敌。

评论 ( 4 )
热度 ( 156 )

© ◇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