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稿请私信

屠龙【黄王/AU】

 

 

 

“——快跑!有埋伏!”

魔法爆破突如其来,赤红的火焰一瞬十里,硝烟气流将禁地的国槐都连根拔起,被推出爆炸中心的黄少天自然也不能幸免,到底同落叶一道被卷上九天又拍回了地面,进的气儿赶不上出的,连剑都握不住了——有叛徒!这是他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个念头。

 

 

夜凉如水。

再睁开眼的时候他紧贴着一片鳞甲,正穿梭在云层里。夜风迅疾,划破星空,载着他的庞然巨物在转瞬即逝的月色里开口:醒了?

黄少天浑身上下无一处不痛,瘫在人脊背上气若游丝:你谁?

它身长百丈形貌威严,声音却并不怎么压迫:你的救命恩人。

可惜剑圣不吃它这套,忘恩负义道:你只救了我吗,其他人呢?跟我一起那个瘦瘦高高一身原谅色的大小眼法师呢,你看没看到?

它道:只有你一个活人。

黄少天沉默了,星屑斑斑驳驳地落了下来,反射出青蓝的光,原来那竟然是龙,这世界上唯一的龙,而剑圣却无动于衷,又道:那你有看到是谁放的阴招吗?

龙很意外:你不怀疑我?

黄少天:我又不傻,是你干的那干嘛还救我,你暗恋我啊。

龙想了想:没看到,不知道。

黄少天哦了一声,又顿了顿,说,是吗。

 

罡风呼啸、银河静默。

半晌,年少的剑圣总算撑起了身:我叫黄少天,是第六百一十三任剑圣,也是这一世的勇者,勇者你知道吗,就是专门斗恶龙的那个。我从蓝雨出来,花了十一年,跑遍七界十海,集邮似的好容易才攒齐这世上最酷炫狂霸、声名显赫的正义小伙伴们,为了讨伐你跋山涉水、不远万里……结果我们中出了一个叛徒,而你则似乎是一条好龙?

龙虽然对他的量词挺有意见,但好歹还是应了一声:谁知道呢。

黄少天皱眉:你这条龙很难聊天耶,我都跟你自我介绍了,你好歹也报一下名字啊,难道你们四脚兽都这么不讲礼貌的吗!

它不以为然:龙没有名字,我也不是四脚的。

也是,这世间统共就只这一头龙,那“龙”便就是特指了,它确实不需要什么名字。

黄少天却很意外:诶但传说你身长百丈、四足六翼……

龙:瞎传。

黄少天:传说还说你驼头鹿角、兔眼鹰爪,背有八十一鳞,性残暴嗜凌虐,喜美玉、好食人,尤其爱吃细皮嫩肉年轻漂亮的女孩子……啧啧,他边背书边摇头,末了评价,变态变态的。

龙咋舌:什么传说,尽胡说。我两脚双翅,素食主义,而且喜欢男的,平生最应付不来什么女孩子。

噢哟,还搞基的,这么时髦?黄少天更意外了。

是吗,原来不是瞎传就是胡说,他为之奋斗了半生的物事,信念、理想,都是假的,不过是“传说”,于是他又问:所以你是真看上我了?

巨龙翻了个白眼,眼皮掀起的风就糊了他一头一脸:放心吧,我们龙虽然不排斥跨种族杂交,但唯有人兽恋,是绝对不搞的。

黄少天一听,又不开心了:为什么呀!种族歧视么喂,我们人哪里不好了,凭什么看不上我们啊!

龙:不是看不上,是你们都怕我。

黄少天呸:脸可真大,当所有人都不敢惹你们这些黑恶势力呢,龙有什么了不起的,大老爷们儿谁还没一条了似的,本剑圣就一点儿都不怕你!

哦,是吗。龙忽然很想给自己的名字打码,心里嘀咕,什么剑圣,狗屁的勇者,根本就是流氓,凑流氓!但到底不怎么信他。

 

两厢沉默,转眼又飞过了两座城。

龙终于说:你跟传闻里也不太一样。

哦?黄少天笑:搞半天原来你也听说过我吗,来说说来说说,传闻都传了我些什么?

龙:传闻说,这一世的勇者

龙:话特别多。

…………黄少天不太想理他。

龙:所以传言果然都不可信吗?

黄少天有些一言难尽了:呃,也不全是吧…唉你是龙,跟你说你大概也不懂,怎么港呢……人这种东西它贼特么事儿多,不开心的时候是没心情说话的,懂?

龙不置可否,扑闪了两下翅膀,又飞得更快了些。

 

……

……喂。

静不过三秒,说打脸就打脸:那啥,我问你啊…你是咋发现自己是基佬的?

啧,真是突兀,到底谁比较没礼貌啊,但龙还是回答他道:本能。

黄少天嫌弃极了:啥叫本能啊!答了跟没答一样,简直要你何用。

龙一本正经:本能就是本能啊,想被♂捅屁股的那种。

…………话唠如黄少天竟然也一时语塞。

好吧你说的很对我竟不知该怎么应对,但话虽然这么说吧:怎么一言不合就飙车啊喂!!像话吗要脸吗你们龙都这么污的吗!禽兽!实在是禽兽!

龙:我本来就是禽兽。

黄少天:…好吧你赢了,是问你的我不对。

本想花前月下、爱恨情仇,就少年心事瞎JB胡诌一通的剑圣瞬间就蔫了。也是,他大抵是炸上天被摔坏了脑子,竟然想向四脚兽取感情经,还能不能好了?但偏偏是管不住嘴呀,哎,或许人一生中总会迎来一些时候,明知是鸡同鸭讲也还是想讲,即便是对牛弹琴也不得不弹……他又能怎么办呢,他已经够绝望了。

黄少天又叹一口气,索性自说自话起来:我有一个朋友,啊猜你也没朋友,朋友你懂吗?就是小伙伴、好基友的意思。

龙又翻他一个白眼。

黄少天权当没看见:继续说啊,我那个朋友,他长得不对称脾气还臭,对谁都爱搭不理的,而且跟你一样特别的失礼,刚认识说了不到三句话就开始嫌我烦,但边嫌,就边陪了我十多年。我出蓝雨后第一个遇见的就是他,我问他微草往哪儿走,他白了我一眼,我又喊他,说我是这一世的勇者,是要去屠龙的,他说就凭你?……然后我们就打了一架。

黄少天笑:现在想想,RPG的套路嘛大家都懂的,所以他这人啊其实就是口是心非,肯定一照面就看上我了,想跟我一道想得不得了吧,但又不好意思,我知道的。

龙已经连白眼都懒得翻他了。

黄少天:可这么一想啊,就忽然又特别的气了……明明是他先招惹我的,却怎么最后的最后,也是他推开的我呢?

 

 

天边渐渐泛起了鱼肚白。

助人为乐的恶龙驮着年少无知的勇者一路向东,越过山川湖海,向着日出的方向,飞了好久好久,才终于飞过黑夜。

它停在蓝雨的国境线上,抖了抖翅膀:到了。

黄少天于是从它背上爬下来,伸手拍了拍它的左爪:谢了啊,你可真是一条好龙。

苒苒旭日东升,晨光终于照亮了它的半身,龙依旧非常有范儿,酷得十分冷淡:不客气,再见。

………

………………

龙:我说再见。

黄少天:啊噢,再见。

龙很尴尬:…那你倒是松手呀。

拽着它脚趾的勇者才总算如梦初醒:等、等等!

他抓得更紧了:救命之恩无以为报但真不报又不大好我别的什么都没了以身相许肉偿你啊好不好?!

龙顿了一顿:咳,我说过了,我拒绝搞人兽的。

黄少天不屈不挠:我也说过的,我一点儿都不怕你呀!别这么固执喏龙也要勇于尝试新鲜事物的嘛,不是我自夸,我温柔体贴器大活好风趣幽默童叟无欺,谈个朋友你谈不了吃亏!处个对象你也处不了上当!就……试试看呗?

龙竟然拽不过他,而只是抽不回脚趾而已,却忽然就狼狈了起来。

龙的一生很长,越老就越固执,认定了谁,那就是一辈子的事,而人才能活多久呀,它可不愿意受这个罪:还是算了,我没办法为了你而留下。

黄少天也不怂:欸这好办,反正这地方也没什么值得留恋的了,我跟着你呀,去哪儿都行!

龙十分感动,但还是拒绝了他:不用了,我已经习惯了一头龙飞。

黄少天才终于放开他的手,半晌,却道:你还是一样的口是心非。

龙便像中了定身咒一样愣在了那儿,连拒绝的话都卡在了喉咙里。

黄少天摊了摊手:我猜你这个造型的时候估计没照过镜子吧——大小眼那么明显还半点儿都不自觉的……他边说边勾起了嘴角,是志在必得的笑,好吧说正经的,你都陪我走了十一年了,也该轮到我陪你飞了吧?

龙爪尖一颤,片刻,才总算找回声音,开了开口,却又沉默。

它忽然觉得这个造型非常的丢人了,于是哗的一声,百余来丈的龙身周围都闪起了白光,他就这样在这燃烧经费的特效里一点一点恢复到了一米八一的出厂尺寸,边缩小边无奈地苦笑,却竟然依旧是拒绝道:…还是算了,我已经不想再载你了。

面对这始料未及的神展,饶是勇者也愣在了那里。

王杰希才终于笑了:你好重的。

“——我们还是一起走吧。”

 

 

 

可其实呢,龙就好像鲨鱼一样。

没有鱼鳔的鲨鱼只能靠不停地游动来维持生命,一旦停止游泳,它就将永远地沉入海底——龙也是一样,它不得不飞翔。

年轻的勇者无畏而坦荡,就像是一道光。他说他要去屠龙,龙却一眼就爱上了他。

他明明就没有翅膀,却说该轮到他陪它去飞翔。

龙逃跑过,又跑回来;挣扎了,也挣不开。他或许是它的劫数吧,注定要让它被苍穹流放。爱欲心生,情深不寿,龙这样想。

他说他要去屠龙。

于是它便收起了翅膀。

 

 

 

 

 

FIN.

评论 ( 17 )
热度 ( 332 )

© ◇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