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剩一支笔
在妥协于贫乏的那一刻开枪,向每一秒欢愉献上心脏

应酬是最难以下咽的酒。
交杯换盏了半宿,待大佬们终于灌人喝够,叶二少爷凑到近前的时候,王杰希已经连眼角都红透。

没事儿吧王队?叶秋在他眼前晃了晃手。
王杰希不应声,捏住了面前烦人的爪子,皱了眉道:叶秋…?
叶秋。
他凑近了,太近了,脑袋索性都垂进了他肩窝里,手里仍捏着他的手不放,又喊了一声:叶秋。
叹息一样,尾音隐没进了炽热的酒气里,几不可闻,但叶秋却像被这声震聋了似的,半晌,没舍得抽回反而又主动送上了另一只手……却到底还是顿在半道,最后也没能完成一个拥抱。
他拍了拍他的背:是我,我在。
是我,但不是你要的那个叶秋。
“你喝多了,我送你回去吧。”

喝多了?其实怎么可能呢。
你身上——
没有烟的味道。

评论 ( 9 )
热度 ( 237 )

© ◇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