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稿请私信

奔流


一片漆黑的海,一个经年的梦,纵横过他的一个两个十年,从握住那张账号卡的瞬间,裸露的浅滩就走向了终结,平常沉没了,平静也消逝不见,乌云,阴天,翻滾的巨浪即将吞噬一切。十四岁的王杰希静静地站在岸边,迎接深渊。他看着他所选择的世界,看见自己求索、流亡,抛弃了被确定的苟且,而潮水已涨到了面前——将来会怎样呢,是成就还是毁灭?辉煌的也将完结。有什么所谓呢,他想,于是仍是静静地站在这海中,看未知的起伏奔流。

 

 

他从家离开了家,才十几岁就遭遇了命运,去到哪里都像是一道光,有才华也有幸运,连努力的才能都早已经被注定。当对的人选择了对的路,仿佛就拥有着被眷顾的所有一切,你不得不承认他们生来就是和你不一样的,是你怎么也赶不上的。

林杰见了,沉默了,也承认了,他笑着,于是将他的起点,选作了自己的终点。

但同样被眷顾的方士谦却不理解,他拥有才能,所以觉得才能并不能代表一切——才能确实不能,但时间可以。

 

一赛季的惊才绝艳还远远不足以磨练,一叶之秋站在嘉世的王朝前面,手握却邪,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从叶秋到叶修,这句话他说了十年。王杰希又何尝不理解?所以他手起刀落,连自己都一点点肢解。

成王败寇,过犹不及,翻涌的湍流几乎使人窒息,但失败了,那就再来罢,多余的,就将它舍去罢。他是在禁锢自己,还是在解放自己?也都没有关系——既选择了竞技,便唯有胜利而已。

 

于是折断了魔术师的羽翼,王杰希终于走过了那条漆黑无光的过道。

银河微亮,星垂大荒,盈满的圆月也落进了海面,随水漂流。他回过头,光照亮了他半边的脸,那绵延的潮汐仍还没有退去。

走吧,他对他们说。

——去迎接荣耀吧。

然后白云苍狗,连这个“他们”都几度更迭,最后,连他自己也将要迎来终结。

 

那个你爱的少年长成了青年,他在你眼前举起了另一个少年的手,说:走吧,接下来是你的世界。随着这句而没顶的,是潮水还是黄土?是他的全部青春、一整个前世的落幕。你看着他的背影,看他离开、终于,退役、谢幕,看他和他们一个一个拥抱,你觉得你爱他,但你看不见他脚下的浪潮。

 

其实想要赢、想要胜利、想拿一个冠军有什么崇高的呢,不过是游戏而已。

但人生也不过是“既然如此”、“来都来了”的延续而已,新建角色,提升、遭遇、披荆斩棘,在哪里都没有什么分别,是人赋予行为的意义。

倾注的汗水都会有回报,哪里的全力以赴都不会被辜负,你呕心沥血的地方,就是你的世界。

你爱他证明的这一切。

你爱他的风发意气,爱他的坚忍决绝,爱他敢于杀死的自己,爱他所囚禁的那些“多余”……是通过他爱他身上的一些什么,一些自己无能为力、求而不得的什么,这些爱不属于任何人——跟那些光辉的岁月一样——它终将离去。

然后他会在太多人的回忆里活成太多的模样,都来自他,但都不是他,是理想或梦想嶙峋的骨架。

会沧桑、腐朽,最终一无所有。

 

 

前尘好似旧梦,世嚣乃如潮汐。

而真正的王杰希呢?

 

他失去了很多,有些可以说,更多的没必要说,但他失去的是所有人都终将失去的,得到的,却是太多人的求不到。才二十几岁的年纪,仍是静静地站在那里,看这经年的旧梦像一条河,流淌过他的整个过去,和将来。

 

看命运向着他的海。

起伏。

奔流。

 

FIN.

叶圣陶《穷愁》:“赌窟既破,全市喧传,群来聚视博徒何如人,市嚣乃如潮汐。”

评论 ( 2 )
热度 ( 245 )

© ◇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