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稿请私信

只一瞬的疏忽而已,那少年拔剑出鞘,剑尖一点锋芒忽现,片刻工夫,冰雨即作了血雨。他执剑的手无一丝犹疑,眼里皓月如霜,冷得像极地的雪,收招却笑。

唉,可惜了。他道。

剑尖一挑,便折了路边的野花算是凭吊:难得陪我说话的人。

语毕,却视遍地劫匪尸首如尘土,收了剑,去抹鬓边残血,但落了一丝在眼角。再笑,却是光风霁月,惟此间江湖年少。

评论 ( 4 )
热度 ( 190 )

© ◇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