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剩一支笔
在妥协于贫乏的那一刻开枪,向每一秒欢愉献上心脏

教书育人王杰希、勤奋好学喻文州

喻文州追王杰希,从势不两立到他俩都退役,熬到微草没了爹才终于上位,也是可歌可泣。俩月过去,小手拉了小嘴还没亲,大龄处男喻先生就有点儿急,搞当然是想搞的,但又从心,他以貌取人,觉得这个王看起来就清心寡欲不是很行,不好操之过急。

没想,搬到京城、北上王杰希家第一晚,珍藏多年的初夜,啪,竟然说没就没。现实过于打脸,这个王简直太行了,骑上来压下去,从沙发一路搞到了卧室里,要命嘞,划船他都不用桨!

喻先生毫无防备忽然破处,仿佛突击考试没能复习,心里十分委屈:你怎么这样…

王老师莫名其妙:我怎样了?

反正,跟说好的不一样……那你之前还一直拒绝我!

那怎么能一样,你那是想跟我搞对象,要是你只是想睡我…

那怎样?!略一回味刚才那个要命的王,他忽然很是紧张。

不怎样,尽瞎想。王老师叹一口气:反正我都已经是你对象、给你搞了,还能怎样?

喻先生一想,是这个理,他得讲道理。

以后我只能给你一个人睡了,你没搞过男的我还得手把手教你,好大的牺牲。你可得好好学,努力把我睡舒服了,是不是这个道理?

王老师实践教学、诲人不倦,边讲边又跨到了他身上。今晚上第四回了,要命,这个课肝起来肾有点儿伤,但处男就是不行,没多久他又顾不上了,再分开那双腿的时候,勤奋好学喻文州满脑子都只剩下了“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评论 ( 33 )
热度 ( 591 )

© ◇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