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稿请私信

床说不要【叶王短打/不甜你打我咯 】

·依旧不讲究

·全联盟都爱王大眼小分队今天也仍绝赞活动中

·看到最后你会明白标题在说啥(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说好的试错比赛窝在码的,真的在码……开学忙狗,离生出来还有太长的路要走,于是又忍不住先产了个短篇好盖章生存确认(但码完才发现并不很短¯\_(ツ)_/¯(x

—————————————————————————

 

 

没学历没体力,端不了盘子种不动地…的叶修退役后到底还是在联盟挂了职,占了个挂羊头卖狗肉的位置,名片一扯人模狗样头衔两三行地继续从事老本行,三心二意地就当起了专职内测的荣耀小白鼠。

扎根帝都后他隔三差五的会被各种同样不务正业的老伙计约出来打牙祭,一般十次里有八次都是十动然拒;而反过来,当他偶尔良心发现兴之所至想约微草队长出来撸串儿时——这偶尔大概一月也不定能有一回——五次里则至少有三次都也是被拒绝的。

哈、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但即便这样叶修也仍维持着这姨妈般的频率不懈努力着……即便全联盟都知道,微草大小眼不是你想约、想约就能约。

若机智的你真要问荣耀教科书、联盟最心脏怎么也这么想不开,那我就不得不上升到一个周瑜黄盖的无解命题来回答你——谁让他喜欢王杰希。

这些年来他们之间一直暗潮汹涌,说白了不过就是俩人都倔着端着地彼此怄气,这边嘴角一勾一个嘲讽笑,那边大眼一瞥一张嫌弃脸,明明早就互相有意地看对了眼但就是谁都不乐意跳出来当那个捅破窗户纸的人——反正也没人来抢,咱看谁耗得过谁。

 

……其实叶修心里也明白,没啥意外的话这比法到底还是他吃亏,毕竟现在他是已经在帝都落地生根安稳下来了,但王杰希呢?那人可说不准,真等退了役离了微草,人没准儿就真能给你跑没影儿了去,要是一不留神让魔术师骑上了扫把那可真是连大师球都抓不回来。

所以他也就是拉不下这老脸,不过象征性地垂死挣扎意思一下,嘴上虽然说着不要然而心里明镜似的清楚得很——横竖拖不过这两年。

 

 

 

 

果不其然不出所料,又无毛地耗了大半年后结果还是叶修先投的降。

 

这天他胡子拉碴,三天没洗头两天没刷牙地好容易加完了班,戳开企鹅登上Q,一看提醒才发现今儿原来是中秋。

双击了王不留行的头像,发现消息显示的还是王杰希前天回他的那句“哦”,连个标点都不带加的……也不知道为什么,就那个瞬间,他突然便福至心灵了,觉得可笑、觉得真是无聊、觉得莫名其妙、觉得…何苦呢?

人生苦短,如此良夜,有什么能比得上有那么个人不需要原因理由地就陪在身边,也不用做什么,单吃个饭一起走走,看看花好月圆,多好?

有文化的人管这叫夫复何求,按叶修的教育水平翻译过来那就是——又还有什么不足够?

 

而事实是,明明清楚的知道我喜欢你、你大概也确实是喜欢我的,我们却都不愿退让的尽给彼此找难过受……这又到底是在作些什么?

哎算了大小眼就大小眼吧,怪哥口味猎奇眼光忒差,不过半斤八两,一个萝卜一个坑、破锅配得破锅盖,不亏。

 

叶修就这样终于妥协,拿出视没电关机为常态的破三星拨通了王杰希的电话,定下了便也就不拖拉,纯爷们儿都开门见山。

“没什么事,就觉得差不多也该说了,没错大眼儿…我是喜欢你……”

“…抬头看看,能看到月亮么?”

“明年开始、往后咱都一起过吧”

 

“中秋快乐。”

 

 

 

 

反正白也告了脸皮也就不需要了,没过半个月皮厚如城墙的叶修干脆就退了自己租的破烂公寓,准备蹭到王杰希家白吃白住。

 

待兢兢业业的微草队长复完盘回到家,星河凉月下候着他的是一个既邋遢又虚胖,嘴里还叼着半根烟、形容憔悴的中年男子——叶修就这样耷拉着拖鞋、提着两箱行李站在他门前,那模样几欲极尽猥琐之能事,王杰希见了却也只是涵养很好地皱了皱眉便放了人进屋。

 

后话是:只不过没出三天,他到底还是忍无可忍不堪其扰,揉着腰将人赶去客厅睡了沙发,连枕头都不愿再多给一个。

 

 

 

 

然若理想中的同居是前凸后翘的丰腴美好,那现实里的朝夕相对就竟是瘦骨嶙峋的伸手难抱。

 

也是奇怪,掰着指头算算日子明明应该勉强还能算在热恋期里,但他俩身上却愣是找不出半点甜蜜腻歪如胶似漆的影子…别说热恋了,叶修甚至怀疑王杰希是不是已经提前开始进入了更年期。

男人嘛,追你的时候是一副样子等真到手了又是另一个故事,这挺正常一事儿,更不要说王杰希连所谓“追的时候”都是那副德性,现在真在一起了不说拔屌无情,至少下了床穿上裤子就又全然没了刚才在他身下颤着声儿喊“…叶修”的可爱劲儿。

常态便是:吃饭?没空,队里还开会呢;

别总QQ戳我,你退了我还没退呢,没事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有事?真有事那JJC见;

什么?喜欢?这种事说一次就够了吧大老爷们的别拿恶心当好玩儿;

啧你多久没刷牙了别凑我那么近

……

诸如此类、不胜枚举。

。。。寒叶飘逸洒满我的脸,吾眼无情伤透我的心。

活到而立了好容易才谈上次恋爱没想到竟还是这副景象,叶修的内心也是崩溃的。他叹了口气在某人锲而不舍的日常“PKPKPKPKPKPKPK”催命连环Q下心塞无比、自暴自弃地就回了声好。

于是接下来的好两个月里,不论恋情不顺还是欲求不满,总之只要一闲下来他就靠花式虐剑圣来发散压力、排解不快…别说,真还挺管用。

——所以说朋友前还是不要加个“男”字的好。

 

哦可怜的黄少天,[蜡烛]为你而点。

 

 

 

而既然话都已经这么说了,那好比:

 

其实熬夜加班,不论多晚,回到家永远有盏灯给他亮着;

知道他胃不好,王杰希有时还会给他留碗粥,加张纸条,奢侈的很,别的字没有,就只写个“晚安”——还写得贼好看。

 

这种恩爱我们是不屑于秀的,真的。

 

 

 

 

虽然现在离了联赛,但同个屋檐下抬头不见低头见,王杰希的付出辛苦一点一滴他全看在眼里,知道得只会比以前更清楚。

不过叶修并没多说什么,没问最近怎样,没说有心事别憋着、多喝热水、累了要说,更没问他又能够做点什么……之类,都是屁话、不顶鸟用。他知道王杰希能够处理的好,也知道王杰希不需要别人插手干预,而他们更都知道彼此对荣耀的坚持和骄傲。

 

既然王杰希需要的只是一点点属于自己的时间和空间,他懂,他便给。

 

就这样从常规赛看到了季后赛,叶修不动声色地维持着一直以来属于他们的交往习惯,眼看着自己好不容易才拐到手的男朋友为了荣耀女神消得人憔悴,重了眼袋松了腰带,肉眼可见的又整个儿瘦了一圈。

结果、最后,微草虽总算久违地进了决赛,却无冠而亚。

 

那天王杰希裹着一身的夏夜微凉,很晚才回到家。

叶修从头到脚看了看他,末了虽然逆着身高差动作别扭姿势难受,但还是上前强将人给圈进了怀里,手环过去碰到突出的肩胛骨不算,王杰希的下巴更还磕得他肩膀心窝都跟着生疼。

叶修想了想,只开口道:“不就是冠军么,八月哥带你拿个更大的。”

 

 

 

 

言出必行才是真男人。

好攻光环大家都懂的。

 

 

蝉联了又一年世邀后,叶领队接到联盟打来的跨洋表彰电话,主席噼里啪啦变着法儿地往他脸上贴金,大家都知道像叶修这么谦虚的人嘛,那自然是嫌烦地溜起场面话把锅都端给了别人背,“都是选手们给力,这组合不三冠都不行。”

却不想话筒里边电波抖动带着延迟地传回了句“是啊,哎可惜来年王队要退。”

他捏着电话的手瞬间紧了一紧,接着便怎么也记不清后头跟的都是哪些废话了。

 

哦,是么,没想到竟还得轮到别人来告诉我。

也对,哪里在一起了就会属于谁,该来的逃不掉,再努力也徒劳。

是我自以为是太想当然……结果你都还是要走。

说实话啊王杰希,毕竟这么多年来荣耀差不多就快算是我老婆,哥哪里谈过什么狗屁恋爱,本来也就没信心真能处好一段感情………但又有什么办法,事到临头不还是硬着头皮地上?

谁让喜欢了呢?

…是真喜欢呀。

看着你给我的距离瞪我的眼神,开始我只当肯定是两情相悦无往不利的,但交往了快一年后现在却反倒吃不准了。

 

叶修低下了头,把脸藏进了廉价的二手烟里,像是后知后觉、终于感到有些累了。

 

 

而聚光灯下,交杯换盏觥筹交错的,庆功宴也已经近了尾声。

风骚到了世界舞台的魔术师自然是众人集火的首选对象,纵然视觉震撼气场冷艳、选位心脏走位吊诡都也还是逃不了被灌了不少,等到王杰希好容易从人堆里摸出来、逃出生天时醉意已然有些上脸。

他强撑着稳住步子到处溜达了好半天后,才总算在一个隐蔽昏暗的犄角疙瘩里找到要找的人,于是终于叹出口气,松了松领结。而叶修压根儿是连领带都没打,直敞着光秃秃的领口窝在楼梯一角吞云吐雾,看不清脸。

王杰希没吭声,步履轻巧地迈过去后坐在了他边上,碍于身高够不着肩,便侧了侧脑袋往叶修头上一靠,只沉默地盯着他烟头上的火星瞧。

 

一直等到最后一点火苗也都熄灭在了那双大小眼里,王杰希才终于不紧不慢地开口。

“…叶修,今天我心情好,我们来翻个旧账吧。你知道为什么我一直不愿意先开口跟你把心意挑明了说?”

“…八赛季的时候我做过一个梦,在梦里我跟你说也差不多了我们就交往吧,你听完后嘴上的烟都不舍得摘,还是那张让人看了就烦的嘲讽脸,有没兴趣猜猜梦里你回的我什么?”

“……”

“…啥大眼你喜欢哥啊?哦就聊聊QQ视视频,再偶尔一起吃个饭看个电影?那成啊咱交往吧,就是我心脏不那么给力,你千万记得亲嘴儿的时候要闭眼……噢或者等我打完这局,去淘个双眼皮贴给你寄过去你先学着用起来?那啥眼线笔之类的要不要要不要?”

“……声音语调简直原版到不行,我醒来好半天都反应不过来,几乎快错觉都是真的…然后我就在想,呵,想得美,谁会开口啊,你能耐你就一直拖着呗,喜欢冠军戒指是吧,有本事攒满一手跟账号卡领证去啊,鬼才会跟你告这个白。”

“真傻是吧,我也觉得。但真等都清醒过来了却还是禁不住想——这别是个预知梦吧?”

“…接着?接着没出三天你就退役了,连声招呼都没打,音讯全无、人间蒸发。”

 

王杰希很少这么大段大段地说话,还是跟荣耀完全不相干的话,叶修识趣地听得很安静,只再对自己默念了遍该来的总是要来,却仍是控制不住捏着烟头的手都青白到有些微颤。

 

王杰希则索性闭上了眼,沉了声继续。

“……所以啊叶修,去年中秋能接到你那个电话我真的很意外,没想到结果最后还是你让的步,而到现在我都还欠着你一句告白。”

“这一年是老天给的、我平白赚的,跟你在一起很舒服很高兴、一切都很好…也很抱歉。”

“另外,你可能多少也猜到了吧…我已经跟队里说好了,退的日子也都定下了,回国后隔天就开发布会……这下是真的都要结束了。”

顿了顿才再接道:“我不喜欢欠人什么,拖得久了怕利滚利,所以还是趁早将这句还你……”

末了转了头将脸埋进了叶修并不算长的头发里,“…我喜欢你。”,吐息温热。

“…回家吧,往后我们不谈荣耀,只谈恋爱,好不好?”

 

叶修始料未及、百感交集,只觉心上那只无形的手总算肯松了五指,血液回流渐渐温热,喉咙口却发涩,死机卡壳了般迟疑地应完一句“好…回家、一起回家。”便再挤不出什么话来。

半晌过后才终于反应过来,伸手揽住了王杰希的肩膀,又憋出了句“……我要睡床。”

 

 

FIN.

—————————————————————————

没错我也觉得题目很无聊_(:3 」∠)_

最后,给某个食言而肥的家伙。

message:呵,吃土去吧尼w

评论 ( 40 )
热度 ( 358 )

© ◇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