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剩一支笔
在妥协于贫乏的那一刻开枪,向每一秒欢愉献上心脏

愿者上钩(一到五)【叶王】

·无脑码字,JUST想试试窝能不能少量多更

·想到什么写什么,写到哪里算哪里(摔在地上耍无赖

·惯例是全世界都爱大小眼分队(479352369)装模作样的小广告

———————————————————————————

 

“啊?什、你说什么?”

如果不是已经两个月用下来还没出过毛病,叶修简直都要怀疑自己买了个假手机。

“……我说…”短暂的沉默过后,也不知是电波模拟得失真,还是混杂了什么陌生的情绪,总之对方的声音听来并不像这些年叶修所熟悉的那般,“我说,从今晚到明天,能不能麻烦你假装一下我的交往对象?”

“等、等等…”一不留神就被烟屁股烫了指尖,“…问题有点多哥得整理一下……呃、那个,首先,我再确认一遍啊。”踩灭烟头皱了皱眉,叶修实在是有点摸不着头脑了。

“——你是王大眼没错吧?”

 

时值十赛季夏休尾声,才刚领着国家队捧回荣耀史上第一座世界冠军的奖杯,为自己的游戏生涯正式画上了句点,五冠在手的叶修正准备混网游里闲散两天,就接到了这么一个炸裂他三观的电话。

…交往对象是什么东西?是他想的那个交往对象吗?搞对象的对象?这世上还有什么其他的关系也简称为交往吗?又或者果然是听错了?不、不不,都问两遍了这还听错的话……啊糟糕,难道无意识里压力已经这么大了?不然明天还是先去趟医院吧,这算幻听还是妄想症?该挂什么科才……

叶修心里刷爆一屏弹幕的功夫,电话那头的王杰希不过只沉默了一瞬而已,然后几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又小声地追加了一句:“拜托了。”

 

就这样,叶修认识王杰希的第七年,才头一回知道,他跟男的,搞对象。

 

 

大半个小时后,王杰希的车便停到了叶修的小破公寓底下,难得人模狗样的叶修冲他招了招手,见人滑下车窗才总算半尴不尬地迈开步子走了过去。

“哟…到得还真快。”打招呼的声儿别扭得连他自己都受不了,直后悔没趁刚才再多咳两声,把嗓子给清清好。

而王杰希只点了点头,淡淡道:“刚好在附近。”接着转动视线上下打量了他一番,末了评价,“嗯,还算像样。”

把仅有的白衬衫和西装裤特地从衣柜底下挖出来套上,完了还专门重新洗漱了一通,甚至连胡子都是新刮的叶修忍不住内心里咋舌——废话,能不像样吗!亲都没相过突然就要见家长了,哥上领奖台都没这么正式过!!

但王杰希自然听不见他内心的咆哮,还是那副朕对尔等凡人毫无兴趣的表情,冷淡着大小眼侧了侧头,示意道:“上车。”

 

踩着油门过了俩路口,眼见着倒退过去的街景一点点变得不那么熟悉,王杰希开着车没说话,于是叶修即便肚子里憋得快爆炸,也是搞不清该说些什么话。然而帝都的路况到底是帝都的路况,顺畅了没几口气终于还是又堵回了晚高峰里。

 

王杰希总算旋过车载音响,降了背景音开口道:“我父母都是大学老师,人很好,你可以不用太紧张。再我还有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弟弟刚上高中,很迷荣耀,妹妹现在读大三,一会儿……”

“等、等等!”叶修按了按太阳穴,忍不住还是打断了他,“…都什么跟什么?首先,我们现在是准备去?”

“我家。”

“…啊?”

“去我家,吃晚饭。”

“……魔术师巨巨,逻辑是个好东西,我们能不能按顺序来?或者你至少尽量解释得我也能懂吧先?”叶修心里的小人已经彻底脱了力,以前隔着屏幕打交道,或是面对着面打比赛,他怎么就从来没觉得王杰希这么难对付呢……要不是裹着一身烟味儿去见人爹妈实在是太不礼貌,他简直这大半小时就已经能抽完一整包了。

 

“…是我太突兀了,抱歉。”王杰希抿了抿唇,跟着总算动起来的车龙又踩了一脚油门,“但时间也不多,我们简单些说?”

叶修点了点头。

“我妈让我晚上带男朋友回家吃饭。”

——也太简单了吧喂!!叶修的眉头顿时又拧在了一起,但好歹是把尖叫压回了心里。

“呃、嗯,结合你之前说的,我大概也能猜到是这么回事……但,那什么,姑且还是问一句,男、男朋友?他人呢?怎么这角色就轮到了我身上?”

“简单说的话,就是我骗我妈说现在有交往的对象,其实没有。”

“……为什么?”

“不这么说她就会安排我相亲。”

“…跟男的?”

“跟男的。”

“你、你母亲还真是开明呢…”除了这句,叶修脑里已经组织不出别的话来了。

 

王杰希叹一口气,“这么突然真的很不好意思,以往我都想办法糊弄过去了,但这次实在……我认识的人不算多,能拜托这种事、又刚好住的近的也就只有你了。”嘴上这么说着,语气却还是淡淡的,手里方向盘一打,又再继续,“这次算我欠你个人情,往后只要我能帮上的你便说。一会儿见机行事应该就行,我相信你有分寸的。”

什么分寸??哪里来的分寸?!!我连自己的爸妈这十多年来都统共没见上几面呢你怎么就相信我有分寸了???如果可以,比起就这么突然变GAY去见王杰希一家,他更愿意现在连着王杰希的车一起原地爆炸。

“——顺便说,拐过这个弯再过两个红灯,就要到我家了。”

“不、等等!大眼儿我…”

“杰希。”

话都没说完就被这陌生又熟悉的俩字儿给噎回了嘴里,叶修简直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别忘了改口,要叫我杰希。”

“杰……”

 

 

 

 

“叮——咚——”

冷静点叶修!你行的不要慌!杰希杰希杰希杰希杰希杰希……杰希!喊得出口!没有问题!

 

“来了来了。”门几乎是应着声儿开的,一位看着就亲切温和,脾气好得不像能跟王杰希有什么关系的女性握着把手,笑着就跟他们打了招呼,“到得真快呀,杰希,小叶?”

“嗯,妈。”王杰希边换鞋边道,却一点儿也没要帮叶修介绍一下的意思。

…哥装的到底是你男朋友还是空气呀……你连男友都无视的吗难怪会找不到对象!叶修边腹诽边敬业地维持住了微笑,跟着王杰希喊了声“阿姨好”,然后微倾了上身,低着头就把手里的大包小包递了过去。

“哎呀太客气了,吃顿便饭而已嘛还带什么东西。”王妈妈笑着接过他手上好几个袋子就往玄关台上随手一放,“杰希呀,干站着做什么,也给人家找双鞋呀。”

叶修套上王杰希翻出的棉拖张口就来:“应该的应该的,都是些小东西,不成敬意。”其实这东西小不小他是不知道,反正都是小王同志的敬意,他只不过负责拎着袋子站了个小半分钟而已。

“快进来吧,先坐会儿,我再去炒两个菜,一会儿就能开饭了。”

 

看着王妈妈三步并两步又赶回了厨房去,荣耀的五冠王才总算是舒出了一口大气,稍微放松了些,跟着王杰希一起晃进了屋。这房子不像他家大得空荡,是五口之家刚好温馨的尺度,客厅边儿上就是厨房,门虚掩着,听抽油烟机呼呼运作的声儿就知道里头现在正忙。一楼除了几间房和阳台外都算是客厅,饭桌上罩子里已经摆了几个凉菜,顶上一片都是通高,稍一抬眼就能瞧见二楼大致的格局。

王杰希还是那副没准备搭理他的样子,晃到沙发边上摸来遥控便自管自坐了下去,叶修也只好跟在他边上。而沙发背后的墙上,电视正对着的就是一幅毛笔字,逆水行舟四个大字遒劲有力、气魄非常,叶修走进了才瞧清楚落款:“王曦?”

“我父亲。”王杰希边换台边应声。

叶修心想不愧是文化人,手下毫不客气就从面前果盘摸了个橘子,又问:“伯父他人呢?”

“应该也在厨房吧。”许是瞄到了对方头顶的问号,才又追加了句,“我爸饭做得比较好。”然后将台调到了动物世界便又是两相无言。

 

屏幕里一片水蓝的海洋生态,屏幕外俩人一人一个橘子都没要说话的意思。王杰希陷进沙发都陷得迷之端正,而叶修再怎么有意调整都偏藏不住京瘫式的灵魂,彼此之间还若有似无、隔了一拳左右不近不远的距离——叶修心想,要是王家有装摄像头的话就省事儿了,都不出三秒他俩的设定就能崩坏得足够彻底。

 

打破沉默的是一串脚步声,啪嗒啪嗒有人下了楼来。

T恤衫牛仔裤,一头齐肩利落的短发,柳眉明眸、五官端正,叶修就瞅着这么一个又怎么看都不像能跟王杰希有什么关系的萌妹冲他们走了过来,脚步还挺轻快,笑得眉眼弯弯的和他边上的人招呼:“哥,你回来啦。”

“嗯。”王杰希也站起身来踱了过去,连叶修都能看出他表情明显的更柔和了几分,“我妹妹,王佳音。”说着非常自然地伸手就揉了揉妹子的头,“佳音,叫叶修哥。”

“叶修哥。”妹子便笑着喊他,声儿也甜极了。

哟,可真听话,一点儿都不像她哥,叶修刚这么想着,她那一点都不听话的哥哥便连应声的机会都没留给他,就又开口道:“越希呢?”

“好像是酸奶还是什么没了,老爸支他跑腿去了。”说着便占领了又陷进沙发里的王杰希的另外一边,嘴上挂着笑,轻晃着脑袋就开了话匣,看得出她很黏这个哥哥。

对于王佳音基本视他为无物的表现叶修不仅丝毫没觉得有什么不快,相反,他非常的满意且自在,趁着他们兄妹俩拉家常的空隙,悄咪咪摸过遥控把台换回了荣耀,挑挑拣拣、审时度势选了一场微草打爆蓝雨的录播便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

 

等到擂台也快打完,王不留行正一扫把糊在夜雨声烦脸上的时候,门铃突然响了。

“叮咚叮咚叮咚”连着就是三声,估摸着该是王杰希他弟回来了,见边上王佳音半步也不想离开她哥的样子,叶修便识时务地站起了身,留下句“我去开门”就晃了过去。

门刚一开,对面劈头盖脸就是一句“姐你真慢!我打你电话怎么也没……”而手上拎着硕大俩购物袋,发育良好到叶修得抬头看他的小伙子话还没说完,视线落到他脸上的时候瞬间就瞪大了眼,整个人都愣住了。

小半秒后:“——呜哇!叶神!真的是叶神!!”

啧,个子高,嗓门儿也大,老王这弟弟还真精神,叶修正想扯个笑脸应他一声,却不想厨房门也在这时候开了,“越希!叫唤什么,多失礼呀。”王妈妈刚解下围裙就训起了儿子,“还不快进来,东西放好,洗个手好准备吃饭。”

半大小伙儿还是怕妈妈的,吐了吐舌头就噤了声,三下五除二换好鞋便赶着进门,叶修在边上也帮着提了一袋,笑笑示意他并不介意,然后转身道“我也来帮忙吧”便跟着一起进了厨房。

 

从王爸爸手中接过盘子时也没忘记先端正姿态,问了声“伯父好”,然后端菜摆碗,少说多干,算是竭尽全力地在演出他脑里贫瘠的好男友形象了。

六个人一分工,没多会儿,饭桌上就已经是满满当当。

叶修边抹桌子边偷了个眼,视线先滑向的二老那边,王妈妈连拿个瓜子儿都是带着笑的,看得出心情很好,而王爸爸没太多表情,问了他句“小叶酒量怎样?”,他边苦笑着答“特别的差,一杯就倒。”边心里想,嗯,老王这是像爸爸。

收了抹布再瞄了眼弟妹,王佳音还是凑在王杰希边上,两人收完沙发正也往这边过来,而王越希……把可乐递给他的时候眼里都还冒着星星。叶修接过杯子道了声谢,心里又想,奇怪,看着这一家都挺对称的,老王那该是基因变异?欸……别不是亲生的吧?

“——好了好了,都坐吧,开饭了。”

随着王妈妈这声儿叶修才总算停了脑里的乱七八糟,眼一闭一睁,算是收了心,做好了最后的准备,毕竟——他开的可不是饭,是BOSS战。

 

 

 

 

方桌一面靠墙,三面两两坐人,二老上座,王杰希和叶修占一边,对面是王越希和王佳音。桌上盘子抵盘子,堪堪才都放下,干炸小黄鱼京酱肉丝木须肉炒疙瘩葱爆羊肉韭菜虾仁香椿鸡蛋还炖了只老母鸡,丰盛得一塌糊涂。

叶修瞅着边上王杰希夹了个鸡翅膀,没多久就丢了骨头又捞了个鸡腿接着啃,心想,哦,老王他大概是喜欢吃鸡吧——再过些时候,他就有机会能发现,自己这猜测一点儿都没错。

 

“小叶啊,还吃得惯吗?”王妈妈依旧笑得无比亲切。

“吃得惯吃得惯。”叶修说着就又夹了一筷子肉丝到碗里,“比我妈做得还正宗!”

但听见这句第一个作反应的却是王越希,小迷弟嘴里的菜都没嚼干净就忍不住插了句:“欸叶神你不是南方人吗?”

“不是呀,老家B市的。”叶修边回答边余光去看王爸爸的表情,估摸着晚点小孩儿大概又得被教训餐桌礼仪,心里便提前给他点了个蜡。

“第一次听说!那为什么在H市搞战队呀?”闪亮的眼睛直盯着叶修,腮帮子终于瘪下去了的王越希突然就开起了脑洞,“欸,要是叶神你也在微草的话——哇哦!”

“那老…咳,杰希跟我,该谁当队长呀?”叶修心下也跟着脑补了起来:他跟老王一个战队?啧啧,太凶残了点吧,对联盟的发展和冯主席的心脏都不大好。幸好他离家出走了,不然这荣耀联赛得少多少悬念呐。

这题确实有点难,在兄控和迷弟的角色之间徘徊了数秒,少年王越希果断进入了下一个问题:“叶神叶神,话说,你到底是叫叶秋还是叶修啊?”

“叶修,叶秋是我弟弟。”

“欸,你还有弟弟啊,他也打荣耀吗?!”

“不不,游戏什么的他完全不行,人家是专职总裁。”叶修边苦笑着回答,边想王越希这孩子怎么跟好奇宝宝似的,比起老王的弟弟更像是黄少天他弟弟才对。

 

“——越希。”谢天谢地,王妈妈终于出声儿了。

然而叶修还没能高兴上几秒,就发现人不是来救他,而是加入了这场混合双打:“说起来,小叶呀,你俩认识多久了?是谁主动的呀?”

……maya这个BOSS难对付多了,叶修瞬间就给问卡壳了。

王杰希一见他这样儿,心里叹了口气,果断就接过了仇恨:“七八年了吧,我主动的。”

王妈妈瞥他一眼,再接再厉,眼神儿还是看着那叶修,又问:“欸认识这么久了呀,那啥时候开始交往的?”

知道逃不过去,叶修尽量控制住表情,便道:“两、两年前吧。”

“两年了都?!哎杰希你怎么也不早跟家里说呀,害我们白操心那么久。”王妈妈边埋怨儿子边笑着看向他,又道,“小叶呀,我们杰希这人就这样,什么事儿都喜欢憋心里,处起来不容易吧?得麻烦你多担待些了。”

叶修扯了扯表情肌点了点头,心里复杂得很,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所幸王妈妈也没给他多说什么的机会,立马又展开了下一轮问答:住一起了没啊,平常都怎么过的呀,你们俩都这么忙之前还异地,能谈这么久也真不容易,往后有什么打算呐BLABLA

这一个又一个的问题,问得叶修心里的冷汗都储够一小湖泊了,眼看他估计是要撑不下去,王杰希终于开口道:“…妈,别问了。”

王妈妈听了还不高兴:“你这孩子平时就什么都不说,这不难得带人回趟家么,怎么还不让问了呢?”

王杰希面不改色:“他这人比较害羞。”

叶修一口可乐差点呛气管里——真没想到有朝一日这个词会被用在自己身上,看来睁眼说瞎话这个业务王杰希也是蛮熟练的——啧啧,不愧是能当队长的人。

“欸,但我看电视上叶神一直…”小迷弟见缝插针。

但刚逮着机会搭腔,就立马又被他哥给打断了:“电视是电视,真人是真人,像黄少天平时也没那么烦的。”王杰希继续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末了还再重复了一遍,“叶修他这人,其实挺容易不好意思的。”

叶修从善如流,顺着他话就乖巧地点了点头,脸都憋得有些微红,对对,没错,他是这设定没错,害羞得很,比那周泽楷都还要害羞。

 

如此这般,叶修全情投入了自己羞涩好男友的角色,总算是平平安安吃完了这顿晚饭。饭后麻溜地收了桌子,王爸爸便掏出棋盘,问他会下棋吗,叶修心想下棋好啊,不说话怎么都好,于是两人便安静如鸡地下起了象棋。

这种动脑子、看预判的活计叶修擅长,但王爸爸竟也意外的很强,他连放水的必要都没了,下得是十分舒畅。边上看棋的看棋,看人的看人,看电视的看电视,几局下来,胜负对开,倒是难得的和谐。

席上东拉西扯,刚才这顿饭吃得本来就久,再几盘棋一下,按照王家上有老下有小的作息,没多久,就到了大家该洗洗睡觉的时候。

——于是问题来了。

 

“家里也没多余的房间,小叶你就跟杰希住一间吧。”王妈妈笑着说。

 

王杰希一如既然淡定非常地领人上了楼后,丢下句“那我先去洗澡”就把他留在了自己刚铺好的床上。

一张床,两个枕头,一条被子。

叶修呆呆地坐着,垂着头,俩手支着脑门儿,心里的小人一个恍然大悟,一拍脑袋,对哦,我怎么就早没想到呢;一个唉哟妈呀,见了鬼了,哥竟然还有点儿莫名的心跳,这该怎么搞咯……

 

 

 

 

“——咚咚。”门在这时候被敲响了。

 

“…进。”叶修立马打起精神,清了嗓子应声儿。

“叶修哥?”王佳音推开门,瞧了一圈屋里,又问,“我哥呢?”

“他洗澡去了”

“哦,这样。”

让我们再回顾一遍现在的情况:密闭空间,孤男寡男,浴室那儿正传来哗哗的水声,王杰希在里头洗澡,他,叶修,则坐在这屋里仅有的一张床上,跟人家妹妹大眼瞪着小眼——艾玛好尴尬,怎么可以这么尴尬!像被青春期的妹妹撞破在撸管的那种尴尬……凭什么?WHY?哥明明什么都没做、也没准备做呀!!

“那算了,我也没什么事儿,明天再说吧。”王佳音弯下眼角笑了一笑,又冲他道了句“晚安。”也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但叶修就是觉得妹子的眼神有点儿说不上来的意味深长,反正他是看不大透。

 

又过了没多久,王杰希总算是擦着头发出来了。

“刚才有人进来?”

“你妹,但又说没什么事儿。”叶修不动声色溜了他一眼。

王杰希应了声“这样”,语气跟方才的王佳音全无二致,倒总算能看出点儿兄妹的味道了,末了摸出吹风机又对他道,“你可以去洗了。”

“哦哦。”叶修回完又想起个事儿,“呃、话说……我睡衣咋办?”

“穿我的吧。”

“…好。”完了到底还是把下一句“那内裤呢?”给咽了回去,站起身乖乖去了浴室。

停下才没多久的水声便又开始哗哗。

 

叶修站在喷头底下给淋得连眼睛都睁不开,顶着一脑袋泡沫边搓头边思考起了人生。

老王他看着还挺正常的,就是裹得有点儿严实……但也不好说啊,毕竟他是王杰希嘛,说不定平时洗完澡真就这造型呢……怎么个造型?大夏天的长袖长裤,睡衣扣子还扣到最顶上?不可能吧,再怎么着也……所以他这是意识到我?欸不会吧,这才不可能呢……但等等,老王他不是跟男的搞对象吗,呃,同性恋到底是个什么概念其实?就等于我现在跟个大姑娘共处一室,一会儿还要睡一张床?我?大姑娘?……

这澡洗得可太累人了,叶修脑里天人交战,边觉得不不不、不会的,边却还是下手把自己搓得格外干净了些,最后擦干出来,套上睡衣——当然也是长袖加长裤——很好,这下他一身都是王杰希的味道了。

迷之紧张地走出浴室,迷之紧张地吹完头发,迷之紧张地爬上了床。

王杰希靠在床的右半边,见他上来便合了手里的书,往床头柜上一放,摸着开关就熄了灯,然后钻进被窝对他无甚感情地道:“晚安。”

“…晚安。”

 

………

就这样??

不然呢?!

叶修心里的小人儿又跳了起来:怎么回事,这个空间!怎么回事,这王杰希!怎么回事,他的心跳!!…艾玛都搞什么呀这…………

王杰希的床是不小,但塞完两个大男人剩下的地儿也确实不多了,叶修尽可能地控制住自己别瞎乱动,但心头就是说不上来的有点儿痒、又有点儿烦躁。

——欸,看不出来,老王他,还挺热乎的呀……

 

这么着一动不动的就辗转反侧了半宿,才刚睡着没多久,天一亮又被早早露了脑袋的太阳给晃瞎了眼,叶修觉得自己二十多年来都没睡过这么糟糕的觉。

 

向左一翻,又右一翻,边上王杰希闭着眼睛呼吸均匀,光看着就感觉他睡眠质量好到不行,叶修嫉妒得紧,又实在是睡不着了,便只好叹口气爬了起来,索性收拾收拾,出门去装一个早睡早起的健康宝宝。

却不想,他当刚晃荡下楼,竟闻着厨房里这时候就已经传来了饭香。

走近一瞧,王爸爸正择着菜叶子呢,见他过来也挺没想到,腾不出手但好歹分了个神与他招呼:“小叶,起得可真早。”

“伯父也早。”叶修说完才想起自己的角色,忙又加了句,“我来帮忙吧。”

王爸爸却只是笑笑:“你不会做饭吧?”完了像想起什么似的,又说,“杰希也不会。”

语毕更是笑,“我跟怡昕刚谈恋爱那会儿,也俩人都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久了才慢慢都上手起来。”说着又从冰箱里拿出了鸡蛋,看向叶修的眼神也透出了一丝温柔,“正准备给杰希煎个蛋卷儿,他从小就爱吃我做的,要偷师吗?”

叶修也不知道自己脑子里想的什么,噼里啪啦就过去了一串儿,而回过神来,他已经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

 

 

等大家伙儿都起来,凑齐一桌吃完早饭,王杰希抹干净嘴,帮着把盘子端回厨房,反了身便终于道:“爸、妈,晚点战队里还有事儿,等洗了碗我们就先回了啊。”

叶修心下咯噔一声,又舒一口气,既似乎如释重负,又好像还意犹未尽。

 

从屋里到门口统共这么几步,二老和弟妹还都跑出来送,叶修站在突然显得拥挤的玄关里边换鞋子边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大家还没来得及出声寒暄,王越希这小子突然就“啊!”了一声儿,又道:“差点儿忘了!叶神,签名!你还没给我签名呢!”说着就想折回去找本子。

王佳音白他一眼:“签什么呀,你也没让哥签过名吧?”

“这不一样,哥是我哥嘛,想什么时候签都行啊。”

“怎么不一样了,叶修哥也是咱哥呀。”妹子说着便笑着看向了他,那眼神里的意味他还是看不分明,“对吧,叶修哥?”

叶修也只好连声地应着“对、对…”

王杰希和他爹一个造型,俩人都杵在边上并不言语,而王妈妈也只笑笑看看,然后帮着推开了门,又招呼了声:“有空再来吃饭啊,杰希忙的话,改天小叶你一个人来也没事儿的。”

——亲切非常。

 

 

王杰希开车,总的来说四平八稳、安全非常,但偶尔拐个弯、倒个车之类的小动作却又操作得十足风骚。结束了王家包夜二日游(豪华陪睡同床Ver.),叶修就这么坐着这闷骚的车,像来时一样,又给运回了他自个儿家楼下。

待到了地方,王杰希甚至都没挪个屁股,见叶修下了车,他滑下车窗,点头示意,撂下句“这两天谢谢你了,有事再联系”后连客套话都不再多说一句,就头也不回地绝尘而去了。徒留下一个在子虚乌有的尾气和货真价实的雾霾里,备了一身的撩骚绝技却无处施展的叶修站在那里,一脸懵逼。

 

用完就扔啊感情,这老王可真是现实主义……

叶修叹了口气,见车早跑没影儿了他也不好总傻站在那里,便摆摆手转身上了楼,然而待他转开自家的门之后,竟见着玄关里多了双锃亮的皮鞋,人登时就愈发的疲惫了。

一进客厅,果不其然就见沙发上坐了个人,西装革履的,和他的狗窝好不相称,叶修摸了根烟无奈道:“你怎么在这儿?”

“我怎么就不能在了,妈喊你回家吃饭呢。”消息没一个、电话也不接,天知道哪里鬼混去了,叶秋正准备喝完这杯茶就不等了,结果人刚好就回来了,一瞅,“噢哟还穿挺正式,哪儿去了?昨儿也不在家。”

“管这么紧,咋不在哥身上装个GPS呢?”叶修吐一口烟,摇了摇头,“多大的人儿了都…”

“贫吧你就。”知道自家老哥也就这德性了,叶秋也实在是拿他没辙。

 

也巧,叶修心下还烦着摸不清魔术师的脑回路,正愁没个人帮他参谋参谋,这凭空就大变活人、冒出了个便宜弟弟来,还真真是心想事成?

“欸,话说……”

但刚开口立马就卡壳了——这,该怎么问?

呃,我有个朋友A,他有个小伙伴B,俩人性别都是男,A认识B七八年了才知道B的取向也是男,然后某天B突然喊A去他家,见了爹妈还同了床,完了又不给A个好脸看,你帮我琢磨琢磨这B他到底几个意思?

……………………

不成,这可不成。

于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的叶修只好叹了口气,再瞅了两眼自家弟弟,安慰自己道,嗯,左看右看也不像个有对象的,问他也没用。

“…得,还是算了。”

他这不仅话说一半,眼神还怎么看怎么欠揍,叶秋当然得不高兴:“搞什么呀,有事儿你就说啊,吊人胃口。”

“没事儿,真没事儿。”

“奇奇怪怪的,什么毛病。”

 

嗑一唠完,叶秋的茶也见了底,而叶修才刚吃完好两顿迷之累人的“团圆饭”,自然不会上赶着再去吃下一顿,于是他二话不说就冷酷无情地赶走了这毫无卵用的总裁弟弟,完了才终于瘫回他心爱的沙发里。摸出手机一看,竟然这就一点多了,心道难怪觉得饿呢,再一瞥日期,八月十三。

缓了一缓,阖了眼想:又到这时候了?感觉才刚从杭州过来没多久呢,怎么这就又要回了……真快,转眼就十年了。十年,哎,坟头都得续费了………话说,当初跟沐秋也不是没睡过同一张床,咋那感觉就一点儿不别扭呢?哦,也对,毕竟人沐秋笔直笔直的,我躺他边上也感觉不到啥贞操危机…嗯?贞操危机?什么鬼……

说起来,也好久没跟沐橙联系了,不知道她近来怎样,这趟回去带点儿啥给她好呢?愁,大老爷们儿的心思我都猜不到,更别说大姑娘的了,还是直接问吧。

叶修这么想着,便给苏沐橙去了条消息,完了手一欠又多滚了下屏幕,联系人便从S滑到了W行——王杰希。

他盯着这三个字儿瞅了半天,左看右看像能瞧出朵花来,面上一本儿正经,心下却神游天外,也不知都想的什么,但反正最后他莫名其妙的就思考起了这么一个问题。

——话说,我租的这房是不是快到期了来着?

边想边就找起了跟租房中介的聊天记录,翻了没两页,一看,欸就到这月底吗原来,那还真是快了…

——再话说,老王之前是不是说需要帮忙可以找他来着?

 

很多时候人就是这样,一旦看到希望、觉得有隙可乘,原本没有念想的,一来二去,也成了想想又何妨。

 

哎呀真巧,以他的个性,让他欠我人情他一定要不高兴,嘿,这就有忙要他帮了,好事趁早,立马就告诉他吧。于是叶修勾着嘴角就编辑起了消息。

【老王啊,哥要露宿街头了,问你腾间房行不?】

【什么位置的?】王杰希几乎是秒回,只能说真不愧是职业的手速。

叶修看到这条却是心下咋舌,啧,忘了这茬儿了…

【行行行,知道你房多】

【也不挑,就你现在住的那栋吧,位置好,拼一拼房租也便宜】

【成】

【哥也不白住你的,说个价呗】

【房租就算了,日用水电网你出】

【好】

【家务平摊】

【成】

【浴室用完要搞干净,浴缸至少三天一刷】

【…成】

【碗不能堆着、垃圾得天天扔】

【……还有什么,你一口气都说了吧】

【我的东西你不能挪地方,你的行李不能太占地方;地得勤拖、衣服不能攒过夜,灰尘和味道我忍不了;再是我睡得浅,你熬夜行,但夜深了不能有声音;然后伙食,这个轮流负责吧,吃的我不挑,但顿顿泡面外卖还是太不健康了,你如果不会做至少也学几个简单的菜……其他一时间想不起来,需要的话过两天我拟份单子给你】

【最后还有——我家禁烟】

【让、让我消化一会儿…】

 

对着这突然长如来自黄少天的对话框,叶·大龄单身网瘾老烟枪·修陷入了深深的思考。凭良心说,王杰希提的这些要求吧,琐碎是琐碎了些,但其实也都不过分:个人卫生那当然是应该管好的,互不影响那更是理所应当的,健、健康么自然也是非常重要的,问题是最后一条……

他抽完手里的这根,又点了一根,再抽完再又点了一根,等到第三根烟也烧到屁股墩儿了,才总算是咬了咬牙打了俩字儿。

【——成交】

 

 

TBC.

评论 ( 32 )
热度 ( 386 )

© ◇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