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われなくでも死にますよ

托妻献子

这两天画画儿BGM放着相声

瞎写的,省略了很多文字不可描述的部分,就图一乐呵,您别当真

 

 

 

许:大家好,我是许斌,旁边这位是我摇点摇来的临时搭档——叶修。

叶:嗨,都认识。

许:今儿个咱哥俩给大家伙儿整段相声。

叶:现眼来了。

许:相声嘛,传统艺术,新鲜,现在的年轻人听得少了或许不知道。

叶:怎么说?

许:说相声的有这么句话,“台上无大小,台下立规矩”。

叶:您给举个例子?

许:就好比,郑重些,我给大家再介绍一遍,我叫许斌,亲一点,你们可以叫我斌斌;

叶:嘿,瞧我这鸡皮疙瘩。

许:旁边这位是我的搭档,叶修叶大神,你们可以叫他——

叶:修修?

许:臭不要脸。

叶:欸说谁呢不要脸!

许:这就叫台上无大小。

叶:下去你等着。

许:咳,言归正传,说回相声——欸,这相声呐,讲究一个坑蒙拐骗。

叶:等会儿,讲究啥?

许:啧,瞧我这张嘴,讲究一个——拉郎配对。

叶:欸这就……对什么对!讲究一个说学逗唱,你会不会啊!

许:唉不就说学逗唱么,谁不会呀,瞧不起人是怎么着?今儿我就给您说一段!

叶:哦?

许:俗话说,一贵一贱交情乃见,一死一生乃见交情。

叶:入活儿还挺快。

许:那是,这不着急着占您便宜么。

叶:嘿。

许:一看您就是没听过相声的人儿,辍学早不学好,成天介净顾着打游戏了是吧?

叶:诶你说就说,怎么还蹬鼻子上脸了呢!

许:您就说我说的对不对吧?

叶:对个屁——哥,老北京。

许:哟,那您给说说?

叶:掏干净耳朵听好咯——这俗话说,一贵一贱 交情乃见,一死一生 乃见交情,穿房过屋 妻子不避,端的是一个托妻献子的交情!

许:哟,还真听过呢。

叶:不就是托妻献子么,老段子咯,谁不知道似的。

许:诶,这话可别说的太早,咱这个托妻献子跟您以往听过的那些可不一样。

叶:多新鲜呀,说说,怎么不一样?

许:从头到脚,它整个儿都不一样——变咯,时髦——就说那荣耀联盟八赛季的时候,嚯,寒冬腊月大雪纷飞,您,叶修。

叶:我?

许:对,就是您,嘉世的老功臣……

叶:嘿嘿嘿,怎么说话的,啥功臣?

许:——嘉世的大功臣,联盟的三冠王,荣耀教科书,斗神,叶修。

叶:大点声儿。

许:这故事啊就得从您给嘉世踢出来那会儿开始说起。

叶:我听听。

许:唉,兔死狗烹鸟尽弓藏,人心不古世态炎凉,不是我说啊,你们嘉世的那个谁,呸,真不是东西!

叶:实话。

许:但那又能怎么着呢?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叶:是这道理。

许:大家伙儿可能不知道啊,咱们这些个打电竞的,离了游戏呀那是真不行,干啥啥不行。

叶:都知道呀。

许:打岔——唉您给想想,多不容易啊,半大的孩子,打小就辍了学,正经书都没读过几天呢,离了家便出来打游戏了,一打快十年,临了被扫地出门,过河拆桥呀这是!旁的啥能耐没有,在那他乡异地举目无亲,是身无分文呐孤苦伶仃。

叶:听不下去。

许:惨不惨?得有多惨?

叶:都经历过。

许:是了,谁让您是主角儿呢,这心眼儿缺的。

叶:说什么呢!

许:说您呐心宽,不是一般人,毅力惊人!

叶:这还凑合。

许:给老东家踢出来,没法儿打荣耀了?嘿,这都不算个事儿!

叶:是。

许: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这天大地大难道还能没有您叶神的容身之处?好歹打了这么些年了,都是实打实的功勋呀,这十里春风不如你,天下谁人不识君,何愁前路无知己,撒尿都不扶,就服你!

叶:都什么玩意儿,越说越不像话!

许:我这不是在夸您想得开么。

叶:这倒是。

许:大冬天的,您从嘉世出来,身无长物,两袖清风,荣耀是打不成了,怎么办?

叶:愁。

许:不愁,想那许多呢?总之先找了家网吧,也巧,对门口儿就正招人呢。

叶:哎,昼伏夜出,包吃包住,还给薪水呢,天职。

许:嘿,瞌睡遇上枕头,这就有了着落,多好的事儿呀,您二话不说,合同一签立马就上岗了——啪,身份证儿一拍——C区47号。

叶:还挺清楚。

许:唰唰就开了机,闲着也是闲着,干点啥好呢?鼠标晃过去,唉这荣耀也打了这么些年了,到头来得着点儿好了吗?不打了,没意思,换点新鲜的吧——这么想着,您掏出手机就点开了——王者荣耀。

叶:等会儿?什么荣耀?

许:王者荣耀呀。

叶:胡闹!我就没手机!

许:欸我把这茬儿给忘了,咱想想啊——那换英雄联盟吧。

叶:感情就不让我打荣耀是吧。

许:那是,敌人嘛,就该掐死在摇篮里。

叶:啧,恶毒。

许:客气。您什么人呀,凡是游戏,哪有您玩不转的?没多久,也就一两年吧,就把那些个什么哥啊什么狗的全都安排得明明白白,制霸撸啊撸,牛逼呀,真的厉害,人送爱称——修酱!

叶:嘿,您可比我还能吹。

许:这怎么能说是吹呢?金麟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啊!

叶:一套一套的。

许:欸,藏不住的。这不,说着就有人找您来了。

叶:谁呀?

许:打网吧门口进来一男的,个儿么,就那样,微胖,脸还挺方,带着一群小弟呀,乌泱泱的。

叶:阵仗还挺大。

许:那可不,人不是一般人呀,完了就冲您来了,笔直走过来,到您跟前儿站定了。

叶:该打招呼了吧。

许:咳,是叶先生吗?

叶:您哪位?

许:我姓王,王撕葱您听说过吗?

叶:嘿,咋这么穿越的呢。

许:您一听,好家伙,大老板啊。搞半天人看上你了,想挖您去他们战队,诚意也很足,薪水给得高呀,年薪一个亿!

叶:税前税后呀?

许:这还用问吗,谁睡前给钱呀。

叶:去你的吧!

许:年薪一个亿,包吃包住,人老板有钱,直播爱开不开,广告爱接不接,嘿,这待遇!换了那些个一般的电竞选手,准一口就答应咯,但您叶神是什么人呀,缔造了嘉世王朝的大英雄,这风风雨雨什么场面没见过?跟那些没名气、没抱负、没追求的年轻人能一样吗?岂会为了这么点小名小利而折腰?

叶:是不会。

许:哼的一声,只见您上去就抓着人撕葱的手,晃着他那个手臂呀就是一句“老公!”

叶:啥玩意儿?我就这出息啊我!

许:能屈能伸,大丈夫!撕葱一听,高兴呀,立马就跟您把合同签了,不长,就十年。

叶:这还不长呢!?

许:不长不长,不就十年吗,英雄联盟,再打十年都不会腻!

叶:你当哥没粉是怎么着?

许:哪能呀。多效率?撕葱就喜欢您这样的爽快人儿,他性子也急,当下就拉着您要去坐飞机。

叶:也忒急了。

许:可不?电竞选手这职业生涯多短暂呀,只争朝夕!

叶:还挺有道理。

许:那么问题就来了。

叶:咋了啊?

许:您这一走,您媳妇儿谁照顾呀?

叶:等会儿!我啥玩意儿?

许:您媳妇儿呀。

叶:我啥时候结的婚?

许:嘿,装什么傻,去年啊,婚礼我还去了呢。

叶:多新鲜啊,我媳妇儿长啥样?

许:嚯,您媳妇儿那可就厉害了,是肤白貌美呀,个儿高腿长!

叶:是吗?

许:我骗您干啥呀,真事儿!不仅长得好看,人气质还端庄,高岭之花呀,眼睛里有星星。

叶:我听着咋这么慌呢。

许:真有——左眼一万,右眼一千。

叶:……老王呐!?

许:——如花美眷呀。

叶:我信了,你是真不要命。

许:(小声)咋整呢,本子外包的呀——咳,所以呀,您说您这媳妇儿,是要托付给谁呢?

叶:愁,头疼。

许:我也不为难您,这全联盟上上下下几百来号人儿,再加幕后,哎也不数了,反正认识的不认识的,就您这二十年来叫得出名字的人里,随便挑!谁都行,您就挑吧。

叶:我看他一个人儿过挺好。

许:那不成,脚本都写好咯。

叶:哎这白纸黑字的,造孽啊。

许:挑出来了没?

叶:我有得选么我。

许:谁啊?

叶:叶秋。

许:哪个叶秋?就您那亲弟弟,叶秋?

叶:嘿还真熟悉。

许:是他不是啊?

叶:是。

许:哟,会玩儿!

叶:那可不,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许:看这觉悟!

叶:都被逼的。

许:您是真有眼光!您那弟弟,可是亲弟弟啊!

叶:废话。

许:这不,您前脚刚走他后脚就开车去您家了。

叶:干嘛去啊?

许:送东西呀——柴米油盐酱醋茶,鸡鸭鱼肉蛋糖奶,糖果饮料小食品,牙膏牙刷沐浴露。

叶:感情咱家里啥都没有?

许:人把东西往门前这么一摆,好家伙,一箱箱的,完了敲了敲门,贼有礼貌“——嫂子啊”

叶:我咋听着这么别扭呢。

许:“东西我都放门口了,一会儿您出来搬一下,我呢啊,这就走了啊。”

叶:走什么,都不进去坐坐?

许:不行啊!人这个年纪他这个岁数,人嘴两张皮,反正都使得,舌头底下压死人,有会说的不会听的,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他得顾全——脸面呀!

叶:我弟还挺讲究。

许:您不懂,体面人——过了一个月,人又去了。

叶:又送东西?

许:对啊,都日用品,消耗得快。

叶:还是那些?

许:过日子嘛,就这么点儿东西——柴米油盐酱醋茶,鸡鸭鱼肉蛋糖奶,糖果饮料杜蕾斯……

叶:等会儿!

许:怎么了?

叶:什么斯?

许:杜蕾斯。

叶:他买这玩意儿干嘛?

许:嘿,您家水管漏水。

叶:最好是。

许:就这样,转眼,十年过去了。

叶:这转折。

许:今儿您回来,您弟弟到机场去接您,两兄弟那个亲啊。

叶:扯吧你。

许:他开车送您回家,进了小区,开到楼下,这么多年没回来了,怕您不认识路,干脆领着您上楼,到了家门口,掏出钥匙……

叶:他连钥匙都有!?

许:借的,借的——完了开门进屋,您媳妇儿正教孩子打游戏呢,一看您回来了,孩子那个激动啊,扑上来就管您叫爸爸!

叶:这都什么世界观!我媳妇儿不老王么?个孩子打哪儿来的!?

许:abo呀,没听说过?难怪您媳妇儿嫌您土呢。怎么样,咱这个托妻献子,时髦吧?您把我们队长托付给他小叔子,完了十年过去,回来人还你一孩子,多好的事儿呀。

叶:好在哪儿???还时髦呢,时髦个屁!这本子谁写的?真特么不是东西!

许:这还不时髦?多社会主义啊!您想想,这情场面前无兄弟,到了夜里……

叶:我可去你的吧,真成伦理梗了!

 

 

 

FIN.

 

到了夜里……

唉睡了睡了,梦里什么都有。

评论 ( 17 )
热度 ( 219 )

© ◇丸◆ | Powered by LOFTER